福佑卡车CTO陈冠岭:产业互联网推动公路物流智

时间:2019-12-14编辑:admin

12月6-8日,为期三天的“2019世界创新者年会”在北京顺利举办。本次大会由中国企业联合会指导,由亿欧·EqualOcean、工业和信息化科技成果转化联盟联合主办,本次大会以“科创4.0:共建全球化新未来””为主题,集结了来自美国、英国、印度、新加坡、印尼、尼日利亚、巴西、日本、以色列等十余个国家或地区的6000名创新者,总结2019年世界科技与产业创新的成果,预测2020年最新创新趋势。

其中“产业互联网创新论坛”作为此次大会的一个行业垂直会场,包括UiPath、Pivotal、Jivox、Ritase、爱学习教育集团、福佑卡车、e成科技、能链集团(车主邦/团油/快电)、思为科技、即构科技、丽维家、用友薪福社、加和科技、VFine Music、云启资本、AA投资在内的近二十名大咖嘉宾,就产业互联网时代的产业端创新、数字化转型、全球创业趋势、组织用工能力等方面展开了精彩的分享与讨论。

福佑卡车CTO陈冠岭做了《产业互联网推动公路物流智能升级》主题演讲,陈冠岭演讲的核心观点有:

1. 极速交易,打破信息壁垒;2. 提高运输效率,重构调度模式;3. 客户导向,改善运输服务体验。

很高兴今天和大家交流,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产业互联网推动公路物流智能升级。公路运输仍然是中国货物运输主要运输方式,参与了生产制造和商品流通等多个环节。市场规模相当庞大,大概是在人民币2万到3万亿元,相比而言,快递行业大概是人民币6千到8千亿。

公路运输目前为止没有巨头出现,从行业看,行业参与者非常多,从需求方、货主方来看,有整车运输企业、生产制造企业、快递快运企业、民办企业、专线公司、电商相关的公司。

从供给侧来看,中国大概有2000多万个体司机,70%是个体户,其余30%是给车队或者物流公司打工开车的司机。在中间这一层还有很多的相关主体称之为信息层,有三方物流公司,比如很多生产制造企业会把它运输需求外包给三方物流公司,三方物流公司外包给整车货运公司、快递公司、存配公司、仓储公司。还有很多非常小和散的,我们称之为中介,也叫信息部,以贩卖货源信息为生的群体。

近几年出现了类似福佑平台型货运企业,福佑在过去4到5年走过了从信息撮合平台到交易平台再到履约平台的过程。

什么叫履约平台?除了匹配货源,我们更加关注整个运输过程,关注交付的质量,对最终交付负责。

从车的角度出发,痛点在于如何提高车辆运输效益,因为只有司机资产利用率提高才可能获得更多的收入。

从人的角度出发,痛点在于如何组织和管理大量的零散司机,为货主提供一个相对稳定并且满意的服务体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前几年所有物流园里面的小档口、信息部开的门店,货主需要发货时打电话给信息部,这些白板或者黑板就是中介在上面发布需求,司机到物流园以后看货源信息跟中介讨价还价,最终向货主提供运输服务。

整个链条在线下效率比较低,最近几年这些小黑板搬到了物流平台慢慢线上化,物流园里面档口逐渐消失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整个链条缩短了,仍然存在着货主打电话给中介,或者中介打电话给司机,中间存在大量比价、讨价还价的过程。

这是什么原因呢?主要是因为价格相当不透明的。货运的价格不像快递有一个标准的价格,福佑过去4到5年因为做了交易平台,沉淀了大量真实交易数据,我们可以针对每一条线路定一个基础价格,为什么给不同的线路定价呢?比方从北京到成都往返的价格是相当不同的,虽然往返的里程相对一样,主要是因为从四川成都出来的货比较少,所以回来的价格相对比较低。我们通过大数据分析可以做到对每一条线路基础定价报出价格,再根据当天市场热度来进行动态的调价,有了基础价格之后,就可以跟货主立刻报出价格来,省去了大量讨价还价的过程。

平台上有大量的个体司机,系统会对个体司机进行画像,计算价格敏感度以及偏好运输线路,把司机进行分层分级,把相应货源推送给他们,司机直接抢单。有了一整套从上游到下游的完整、及时报价系统,会把整个交易环节效益大大提高,从原来需要一两个小时货主得到合理的价格,到现在时间可以缩短到分钟级别。

下面两张图显示了传统车队运输模式,跟个体司机来做比较,个体司机因为本身没有组织能力,所以每个月有效行驶里程以短途司机9米6厢车驾驶员为例,通常每个月跑七千到九千公里。

左边这幅图是车队通常为了提高货车使用效率,会选择A到B对开线路,稍微好一点跑“三角形”的路线,这是相对传统调度模式。因为最近几年电商模式极速发展,消费者需求要得到即时满足,市场需求从稳定发货频率向即时性发货转移,稳定发货变得不稳定了。任何一个促销活动,在一条线路上发货量得到猛增,有时候发货量没有那么多,对传统车队调动模式是巨大的挑战。

右边这幅图是福佑卡车自己研究独创随机散跑调度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司机不是按照固定线路来回跑或者跑圈,司机每一天并不知道下一个地方去哪里,完全由系统算法进行派单,算法为主要优化目标让车辆的停驶和空驶里程最小,我们也会考虑司机休息时间,所有条件经过系统分配让司机效率得到最大提升。

平台上合作司机如果不经过算法组织平均等待时间要超过20个小时,甚至更长。在平台上通过组织合作司机平均等待时间缩短到15个小时甚至更低,每个月平行行驶里程对于车队来说7千到9千公里,我们平台上组织的司机跑到1万1千公里,大大提高运输效力,收益得到了增加,平台上面利润空间得到了提升。

个体司机是比较难管理的群体,因为他们都是为自己打工,并不为某一个客户持续服务,所以货主经常得到的体验不稳定,有的时候是这个司机,下一次是另外一个司机,也没有任何服务保障,运输货物的时效和事故管理比较差。在福佑平台上通过给司机安装一个智能APP,全程抓取轨迹,并且通过电子围栏技术知道什么时候偏离了轨迹,什么时候在某一个地方停驶的时间过长,什么时候可能会堵车,什么时候可能会有晚点的风险,整个平台会有及时预警提醒司机加快行程,或者是到最后出现晚点风险,我们也有24小时客户团队,当发生事故的时候可以及时介入。

通过这样一套系统可以把晚点率大大降低,以前一个客服一天处理30个订单,现在提升10倍处理300个订单。

我们平台合作司机超过60万,运单数超过150万,车辆行驶里程超过16亿,货物周转量大概是3600万吨,右边这个图显示福佑接受算法派单司机,日均订单从两天接一单,提升到1.6单;司机收入提升12.5%,空驶率超过20%接下一单可能从一个城市跑到另外一个城市,降低到目前10%,整个平台上的运营效率非常高。

这张图显示的是产品布局,从前端货主到供给端司机,有三大系统:智能报价、智能分单、智能服务,刚才分别讲了它们解决了三个问题,产业互联网还是要围绕产业为主,必不可少要走过三个阶段:线上化、数据化、智能化。

在公路运输行业智能化刚刚开始,在很多企业刚刚完成线上化,对数据化的质量和时效还在进行过程当中,福佑卡车在这个过程稍微走在前面一点,我们非常期待在下一个十年公路运输行业迎来科技变革的兴盛,福佑卡车期待和大家一起努力,在产业互联网进一步提升,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