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名门,历经半世磨难,却一生保持精致生活

时间:2020-01-11编辑:admin

2009年,一位年过九旬的老人因洗澡时烫伤,被细菌感染,医生说她的寿命最多只有一年。

面对医生的话语,老人没有任何的忧虑,只是平静地说道:“我已经活够了,我要准备回家了。”

郑念,原名姚念媛,1915年出生于北平的书香世家。祖父姚晋圻,曾入选翰林院庶吉士,参与过戊戌变法,极重教育,曾任湖北效果评估教育司司长。父亲姚秋武留过洋,在中华民国革命海军舰队任职,是少将军衔。

富裕的家境,让郑念生活的非常幸福,她看的是英文书,吃的是精致瓷器盛的茶和英国式薄三明治,她可以尽情的规划自己的将来,而不用担心明天吃穿。

从小在蜜罐长大的郑念,长相也非常秀丽,而且她气质优雅而高贵。在天津南开大学读中学时,由于拥有较好的容貌和显赫的家世,郑念先后4次登上了《北洋画报》的封面,是京津卫地区的风云人物,也成为当时人尽皆知的名媛。

当时的民国名媛多数都过着纸醉金迷的交际生活,跳西洋舞、打西洋牌、穿着西方流行的衣裳是当时名媛们集体的生活。但是郑念不同。

她没有留恋于灯红酒绿的交际场,而是专心学业,努力提升自己的内在品质,中学毕业后,她考入当时中国最知名的学府燕京大学。

很多人可能会想到郑念大学毕业后,会通过自己的家境和聪明才智找到一个好人家,从此成为富贵人家的少奶奶,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当时追求郑念的富家子弟众多,但是此时的郑念没有谈论儿女私情的心思,她说服了父母,独自一人远赴英国留学,她要攻读的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硕士学位。

真正的成功女性永远都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她从不想依靠自己的容貌换的一生的富贵,而是选择在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充实自己,从不做爱情的附庸,更不是爱情的奴隶。

在英国,郑念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郑康琪。郑康琪也是中国留学生,当时郑念攻读硕士,郑康祺攻读博士,有着共同志向的年轻人在异国他乡相遇,很快坠入爱河。

1937年,郑康琪学成回国成为了外交官,他被派去驻澳长达七年之久。夫唱妇随,郑念也长期跟随丈夫漂泊在外。

活动提案 1942年,郑念在澳洲生下女儿郑梅萍,孩子的到来,让这个三口之家充满了更多的欢声笑语。

新中国解放后,郑念和郑康琪回到了百废待兴的上海。回到内地后,郑康琪继续从事外交官的工作,由于丈夫郑康琪薪水高,所以一家三口在上海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

郑念非常具有爱国情怀,她曾说:“我们是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回国,希望为国家做贡献。”

快乐的时光往往都是短暂的,1957年,丈夫郑康琪身患癌症,没过多久就去世了,这一年郑念42岁。

郑康琪去世后,家里顿时失去了经济来源。已到中年的郑念只能外出工作,她扛起了养家的重担,由于年少时曾经在英国留过学,而且跟随外交官的丈夫四处应酬,见识广阔,所以她在壳牌石油公司上海办事处担任总经理。

面对丈夫离世,郑念将不得不为生活奔波,但郑念坚持不减生活质量。郑念家中靠墙排列着书架,上面摆满了中英文书籍。

台灯下,还安置了皮沙发,供闲来无事,多多阅读。书桌上也是摆放了书籍和笔墨,郑念经常伏案写作。一位经常拜访她家的英国友人称赞说,“这里为乏味都市中舒适、优雅的绿洲。”

对此,她自豪地说:“在上海,私人很少有像我这样的居住条件。这个一千万人口的城市里,大约只有十多户人家的家庭仍旧保持着老的生活样式。”

但是天不遂人愿。没多久社会动荡。由于郑念曾经在英国留过学,回国后长期在外企工作,所以受到牵连,导致她最终在监狱中生活了六年半。

在监狱中,郑念受尽折磨,但她凭借自己坚强的意志力,忍受了种种严刑拷打和心理折磨。在狱中,她依旧保持狱中环境的干净和衣服的整洁。当面对别人对自己的蔑视和嘲笑时,她会说:“以讲卫生为光荣,不讲卫生为可耻”

当她从牢房中走出来的时候,有人告诉她,她的女儿郑梅萍早在自己入狱后的第二年便已自杀,她不信,再一次凭借着意志力追查出女儿离世的原因,是被人活活打死,郑念悲痛欲绝。她后来回忆说:

“我竭尽全力,为了生存而付出的种种代价和遭受的种种磨难,瞬间全部失去了意义。我只觉得自己四周一片白白茫茫,似乎一下子全给掏空了。”

1980年,郑念在美国定居。在异国他乡,郑念呕心泣血用笔墨记录了那段磨难的岁月,写下了英文自传性作品《上海生死劫》,这本书对于郑念的意义非同寻常,因为书的开头是这几个字:献给梅萍。这是献给女儿的书,更是怀念女儿的书,浸透的是一位母亲对女儿深深的爱。

书中朴实的语言打动了很多读者。后来,该书被译为多种文字在各国出版,郑念一时间在英美成为知名的女作家。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南非作家库切在给《纽约时报》写书评时,他称赞郑念:“在人的水平上,她的回忆录最伟大的可贵之处,在于她对自己抵抗心理和身体的压力的记录。信息多,充满了勇气的,吸引人的书。”

晚年的郑念依旧保持名媛的高贵和优雅,她喜欢穿旗袍,穿尖头皮鞋,偶尔去交际场所跳跳舞,出行时自己开着心爱的小汽车,见到客人会时刻保持微笑,写作时会在书旁的花瓶里插一朵玫瑰。

福楼拜曾经说过:一位真正的贵族不在他生来就是个贵族,而在他直到去世仍保持着贵族的风采和尊严。

郑念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哪怕风雨摧残, 我也有自己的精致和讲究。”无论身处何地、何种境界,郑念始终保持着自己的风采。苦难、岁月,都不曾将她击倒。

2009年,郑念在美国离世,享年94岁。她的骨灰按照她的遗言洒在了太平洋里,与丈夫女儿重聚,一起流进祖国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