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缘社会”走向“结缘社会”,什么时候重

时间:2020-03-31编辑:admin

2010年NHK播出的特别节目《无缘社会-三万二千人“无缘死”的震撼》在日本社会掀起了轩然大波。一种即将孤独地迎来自己人生终点的惶恐在无数人的心中蔓延开来。

从采访的诸多案例中不难看出,现代社会的高速发展使得“家庭”这个社会的最小单位本身日趋孤立。这种孤立带来的是一种非常脆弱的生命状态。一个小小的错误就有可能导致社会关联的破碎,孤独终老也就成为了无法避免的命运。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无缘社会”的形成?简单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的衰弱,血亲的死亡,子女的离开,工作机会的消失,人们的社会联系会一个接一个地断开。等到所有的缘分和联结都断绝的时候,年老的人们只能蜷缩在家里,孤独地等待死神的降临。

十年过去了,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飞速发展和老龄化问题的日趋严重,让我们也不得不开始重视“无缘社会”的问题。再过二十年,三十年,正值青壮年的我们会不会被日益冷漠的社会所抛弃,迫不得已的在无人注意的角落里默默衰老,最终成为一具无人认领的尸体?

社会的前进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想要打破无缘社会的魔咒,获得一个幸福的晚年,每个人都需要早早做好准备。

长期保持健康,能够依靠自己生活下去,是保证老年人生活质量的前提。延长积极寿命,尽量缩短疾病期和死亡前精力衰退的时间,这无疑是每个老年人渴望的生活状态。

晚年身体的变化会导致老年人嗅觉和味觉的衰退。牙齿的脱落造成的咀嚼困难也会削弱饮食的质量。消化系统的退化也会导致老年人难以从普通食物中获取充足的蛋白质,钙和维生素。不吃剩饭剩菜,尽量多摄入新鲜,易消化的食物,适量服用维生素-矿物质药片将非常有利于老年期个体营养的获取。

除了健康饮食,锻炼也能够延缓衰老。耐力锻炼可以增强老年人的心肺功能,还能促进大脑的血液循环,维持反应的灵敏度和思维的敏捷度。

在今天的日本,很多老年人不得不依靠菲薄的养老金租住在老旧的公寓里,甚至必须在七八十岁的高龄外出打零工维生。一旦工作机会丧失,或者公寓拆除,他们将立刻失去栖身之地,沦为流浪汉。

金钱虽然是冷冰冰的,但是却能为人们提供安稳的住所,充足的食物来源,以及必要的医疗护理等需求。再过三十年,80后、90后、00后三代独生子女将陆续退休,老去。到时候,没有兄弟姐妹支持的他们能不能仅仅靠退休金和养老金来维持生活还是个未知数。

年轻人需要为自己未来的生活早做打算。获得一个稳定的住所,安排储蓄或投资计划,发展第二职业增加经济上的抗风险能力,这些为退休生活做出的合理的规划,越早开始越好。

在纪录片《无缘社会》中,六十三岁的高野君在一家大型银行工作了整整四十二年。为了工作他牺牲了健康,牺牲了家庭。退休让高野君极度单调的社会联结戛然而止。蓦然回首,他发现自己没有亲人,没有孩子,孑然一身。

中国的年轻人虽然很少像日本人那样,为一家公司奋斗一辈子,但是现在996,甚至007的工作制也极大地压缩了他们的生活空间。除了工作,年轻人们没有多余精力去经营自己的生活,发展自己的爱好。如果这样的状态持续几十年,当社会不再需要他们付出劳动以换取金钱时,这些人会很轻易地从社会体系中被剥除。

当代的年轻人需要学会平衡工作和生活,需要发展自己的感情生活,需要兴趣爱好,需要诗和远方,而不只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埋头工作。我们的人际圈中除了同事和客户,还应该有爱人,有孩子,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伙伴。

我们的触角要从多个角度紧密地嵌入社会结构之中。只有这样,工作关系才不会成为我们和社会的唯一联系。当我们不再工作时,社会也不会轻易地将我们抛弃。

日本是一个强调“耻感文化”的民族。很多老年人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这样简单的信念,宁愿忍受孤寂的生活。“不给子女添麻烦”这样质朴的观念在老一辈中国人里也并不少见。

在生命开始的时候,婴儿全心全意的依赖那个照顾自己的人。同样,在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老年人也应该学会放下执念,积极寻求必要的帮助。

很多非营利组织,社区居委会以及老年大学都愿意为需要的老人提供无偿的帮助。集体养老等生活方式也逐渐在一些地区兴起。即使失去了父母缘,儿女缘,工作缘,老年人也不必活的孑然一身。只要愿意走出家门,融入新的集体,找到新的联结,不论在什么年龄段,每个人都能获得新生。

城市化的推进,家庭规模的缩小,生育率的降低,独身潮的兴起,这些变化都让传统的人际联系变得脆弱不堪。但是我们依然坚信,即使不是家庭,不是公司,不是故乡这种强劲的羁绊,人与人之间也还是能够建立起适应现代社会的新型宽松的“关联”来维系彼此。

面对必将到来的独身生活,陷入惶恐是毫无意义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尽早准备,直面并战胜“无缘社会”,建立一个崭新的“结缘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