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20年了,把“月经”二字说出口还那么羞耻吗

时间:2020-04-26编辑:admin

从小到大,你是否经历过如下场面?初中时一些女孩子会小心翼翼从包里摸索出一片卫生巾急匆匆地奔向卫生间?包括现在,很多女生会用APP记录自己的月经日期,生怕月经那几天不注意让血染到裤子而感到失态...

简单四个字的背后,却代表着陈旧思想和偏见,并且渗透到了当代女性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因为它太常见了,常见到很多人甚至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应当。

最近谷歌统计了一些数据,你会发现月经这两个字全世界都在闭口不谈, 月经这两个字甚至有4000多种别用名:

Aunt Flo(大姨妈)、Shark Week(艰难的一周)、Girl Time(女孩时间)、Monthly Visitor(每月来客)等等。

月经,这个伴随全世界女性,一半人口将近数十年的生理周期,如今却还是一个羞于讨论的名词,可这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为什么不能大大方方的讲出口?

去年崔雪莉去世的消息震惊全亚洲。可就是前几日,3月29日崔雪莉生日之际,有些女大学生收到了她“天堂的礼物”—20包卫生巾和很多女性经期用品。

这是她生前参加综艺节目《真理商店》时许下的诺言,在节目中捐赠10万包卫生巾给那些女性弱势群体。她曾公开表示: 希望女性在月经期间,能用到有机卫生巾,希望公共洗手间也可以摆放卫生巾,不必遮遮掩掩。

活得堂堂正正,为女性发声的雪莉如今已经不在了,这些收到她天堂礼物的女性网友们又发起了一波悼念。

对于这个全球化的女性问题,美国著名故事片导演瑞卡泽哈布奇也拍出了一部荣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月事革命》,它生动地描绘了月经羞耻这件事。

在印度,月经是大家最忌讳的话题之一,不能公开讨论,也无法使用卫生巾,因为很多人买不起。

而女性自己也会有“月经羞耻”,当地女性会因为自己来月经,而主动躲在外面吃饭,对丈夫感到羞愧。她们甚至在月经期间不能见人,不能参加宗教活动,有的甚至把自己锁起来。

这些让我们震惊的事情其实每天都在世界各地发生着, 目前全印度只有不到20%的女性用得起卫生巾,很多女性自制布条,卫生条件无法保障。

一名医生表示,每个月都会有10余个女性因为生理期用脏布、土灰来处理而生病,严重的因为感染会丧失生育能力甚至死亡。

很多印度女性因为月经痛经而误工要缴纳罚金,为了一份工作他们甚至选择切除子宫... 当地卫生部长承认,在过去几年内,光比德地区,就已经有4600余名女性接受了子宫切除手术,其中最小的姑娘只有20岁。

如果大家以为这些极端的事情只是发生在贫困地区那就大错特错了。就像《圣经旧约》中曾经写过:

女人行经,必污秽七天;凡摸她的,必不洁净到晚上。女人在污秽之中,凡她所躺的物件,都为不洁净,所坐的物件,也都不洁净;在女人的床上,或在她坐的物上,若有其他物件,一人摸了,也必不洁净到晚上。

在20世纪之前女性教徒在经期是不能去教堂也不能接受圣餐,直到2005年这条规定才被取缔。

在发达的美国,宇航局也曾经因为担心女性在太空中无重力可能导致经血倒流而拒绝女性做宇航员。

日本很长一段时间内没有女寿司师傅,因为他们认为女性来月经会让味觉失衡。日本“寿司之神”小野二郎的儿子小野祯一在一段采访中明确说女性因为月经注定不能成为寿司大师。

就连现在的影视作品中,这种月经羞耻也屡见不鲜。在一部喜剧《太坏了》中,一位男生因为不小心被女生的经血而染脏了衣服,被众人耻笑。

在韩剧《有点敏感也无妨》中的南林到甚至认为月经就如同男生上卫生间是可以憋住的...会责骂因为月经而要求上厕所的女员工。

在波姬小丝主演的《青春珊瑚岛》中,有一个她在河水中洗澡的场景,其中她发现水流中有红色的经血,她尖叫着让男主来帮忙,但又因为对月经的羞耻而赶走了男主。

不光说古代,直到今天,月经被禁止公开讨论背后的原因就是,月经是污秽的象征。从而让女人对月经羞耻的同时,也对自己的身体感到羞愧和误解,为什么月经这件事就那么根深蒂固地被认为是一件羞耻的事呢?

它本来就是和全世界所有女性身体息息相关的正常生理现象。 即使经血确实由于长时间处于一个密闭的环境,不注意卫生容易滋生细菌,难道我们的身体任何地方,出血不注意卫生就不会生病么?

鼻血、口腔溃疡、皮肤伤口这些都是出血,而我们从来没为了这些而羞耻, 很多人都说月经“脏”,实则是那些偏见和落后思想背后精神层面的肮脏。

媒体网络上的月经羞耻都是潜移默化的,你会发现市面上几乎所有的卫生巾广告,都是采用蓝色的液体来替代经血,用“那个”代替月经生理期。

这种羞耻由来已久,对于女性则有一种压迫感,即使是国际化一线城市,仍然在用替代的方式来讲述这件不能再正常的生理现象。

究其原因,全球很多地方的性教育也同样出现了问题。 男同学流鼻血得到大家的嘘寒问暖,女同学拿出卫生巾会遭来大家的议论纷纷。

中国的一些家长们谈“性”色变,甚至会去抨击学校开设的性教育课,觉得这样会引导孩子走向歧途。 人们对于性这件事的遮遮掩掩导致至少有一半的女性没有接受过性教育和月经教育。

据调查,女孩子们对于月经的了解,大部分是来自于网络、课外书、还有朋友同学、父母的只言片语。

我们总是被一句“长大了你就懂了”而被回避,导致我们接受的生理知识实在太少,无法对男生、女生的身体产生完整的认识。 有些女孩甚至会觉得自己初次来月经的时候,是自己病了,这些都是不健康的。

另外,我们在开展性教育的同时太过于强调男女有别。 导致男生和女生根本就不互相了解对方性别的生理知识,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成年男性在网络上无脑地认为,月经能憋住、一天就好了等的根本原因。

在纪录片《初潮》中,在性教育课上所有女孩子被集中在一个教室,也无意中暗示了这些女生月经不应该公开讨论,不能和男性讨论。

众所周知,月经是每个和男性相关的女性群体都会经历的事,无论是他们的母亲,妻子,女儿还是姐妹。消除性别间的偏见, 破除月经羞耻感这件事,非常重要!

就在2017年,英国卫生巾品牌Libresse率先在广告中正视月经的颜色:红色。 向大家闭口不谈的禁忌发起挑战,同时也是为了破除月经羞耻的第一步,既然是流血,它就应该是红色。

2019年,根据全球妇女权利慈善机构英国国际计划组织表示,“一滴月经血”表情包在同年2月获批,月经迎来了他的专属Emoji表情,之后可以在聊天软件中运用这些表情公开讨论月经这件事。

英国马拉松上的女孩Kiran Gandhi在赛跑中拒绝使用卫生巾而让经血流淌,她如此行动也是为了告诉大家, 月经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面对争议,她也成为了一名女性英雄。

在智利,艺术家Carinabeda将经血染红的床单做成装置艺术,向世人证明经血并不是一件让人羞愧的事。

之前火遍全网的“洪荒之力”傅园慧,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到“昨天来例假了,今天有点乏力。” 这种大方谈论月经的举动,打破了这一体育不谈月经的禁忌,英国《独立报》评论这是女性迈出的一大步。 在如今态度发生转变的时候,这些实际行动十分振奋人心。

回到印度,阿鲁纳恰拉姆发明了卫生巾制造机,他开放专利并且雇佣女性生产卫生巾,并且以低廉的价格卖给当地女性,并且雇佣女性去生产,赢得了社会上的尊重。

就像《20世纪的女人》中格蕾塔葛韦格饰演的艺术家艾比在餐桌上宣布自己月经来了,并一字一句地对身旁的男人们说的话:

“如果你想和一个女人有一段成年人的关系,你需要接受月经的事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女性们都能正视月经、正视身体和自己的生理特征,大家都会敞亮的说“今天我身体不太舒服,我来月经了。”

希望有一天学校也可以堂堂正正的上性教育课,让每个在青春期的男生女生都了解这些女性的生理现象,教会他们学会自强自爱、性别尊重、消除羞耻感,而不是被生理现象而束缚。

当我们可以不脸红心跳、不用拐弯抹角地正常使用“月经”一词,那就说明社会真的进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