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人当如何修身?

时间:2020-06-11编辑:admin

中医人也是修行人,中医人必需修身。在我看来,中医人修身有三大好处,一则,可以提升医学素养;二则,可以提高临床水平;三则,可以让自己健康,快乐,幸福,并且让家庭和谐。

我认为,宁静与淡泊是每个中国人处世的至高的精神境界,当然也是中医人修身的至高境界。

《内经》认为,健康的至高境界是:“恬淡虚无,精神内守”,达到如此境界,则真气从之,病安从来。

诸葛孔明在给他儿子的信中说;“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

中医学术,也是中国传统学问之一。学问需要一种态度,这个态度即是心静。对于中医人而言,宁静不但是中医人的精神价值的一种体现,而且,宁静还造就了美感,能够成就中医人,表现出一种高尚典雅的气质。

真正的中医人绝非急躁纷繁,喧嚣浮华之人,而是平正的,和缓的,恬淡的,怡然的,这些气质全部都从静中修来。而且,宁静是维护淡泊精神的一种力量。宁静为本,淡泊从宁静中修出。

一个心静的人,自然物欲极低,自然淡泊于物欲。相反,若心中躁急,相火上扰,心神不安,就容易受物欲所累,且依赖名利而难以自拔。

学习中医不能过于急躁,也不能急于求成。相反,要有愿意坐冷板凳的心态,能静下心来,并且能忍受各种孤寂和沉闷,假以时日,才会有所成就。

学习中医需要据守。所谓据守,就是时时刻刻不离中医,把中医当成自己的学问信仰,朝于斯,夕于斯,念兹在兹,恒常不变。中医人要想修明医非常不容易,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只有经历多年磨砺,才可能慢慢养成中医智慧。如果一日曝之,十日寒之,永远也不会有所成就。

自我约束,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特性,它体现了社会文明的自觉与自我规范。作为中医人,亦必需自我约束。我非常重视自我约束,不管每天临床工作多忙,总是抽空写写中医文章,传播中医正能量,我认为只有约束自己才能医术进步。

《中庸》教诲我们:“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强调即使在个人独处,无人监督,可以放纵自己的时候,也要自我约束,严格自律。

事实上,在中国历史上,大凡担当大任的思想家、政治家和学者都十分注重自我约束,都是经过一个艰苦的锻炼过程。正如孟子所说:“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与其羡慕他人的成就,何如退而自我约束,及时勉励。生活中我们也可以观察到,那些越是重视自我约束的人,其成就也就越大。作为中医人,要想成就明医,也非加强自我约束不可。“

《大学》讲:“德者,本也”;《管子》说,“道德当身,故不以物惑”;《世说新语》讲:“万行以德为首”。道德修养是历代中国人所十分重视的,当然也是历代中医先贤所极为提倡的。

孙思邈著《大医精诚》,极力强调,医德重于医术。且后贤有谓“有德无术,术能自生;有术有德,术能害人”。作为中医人,我们当牢记前贤的教诲,重视提升医德,以医德为本。

在我文章中反复强调,中医以德为本,以术为标。今时的中医高校教育受西方文明影响,重术而轻德,这不符合中医自身的规律。

作为中医人,我们要在临床上与病人接触,当然需要平易近人,切勿板着个脸,觉得自己读了个博士,自视甚高,高人一等,高高在上,瞧不起人。这样行医,其实是亏德。德为本,德行亏了,做人就失败了。

作为中医人,我们追求的应该是中医的素养,以及医中所蕴涵的大道。我自己体会,越是深入中医,越觉中医理论妙不可言,越是不愿意离开。到了此时,对于名利的追求自然就变淡了。由此说,学习中医能帮助我慢慢地就向着恬淡的境界进步。

庄子说:“平易恬淡则忧患不能入,邪气不能袭,故其德全而神不亏”。正是这种宁静的心理,体现了“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可贵精神。

王凤仪老善人教导我们:“看他人好处,找自己不是”。遇事不要总是归罪于他人,先反省,越是反省,就越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也就越愿意忏悔、改过。能反省、忏悔、改过的人,一定是一个人格高尚的人。在这个基础上再从事中医临床,必然能帮助更多的人,而且疗效更高。

孔子的学生曾子说过:“吾日三省吾身”,强调自我反省。孔子认为道德修养的方法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要“克己内省”。我是一名中医人,我学习孔子的教诲,我也重视克己内省,我努力在生活与工作中反省自己,借以促进医术进步。

小结:我追求着宁静与淡泊的境界,所以,我也在努力修行。我相信,我们每个中医人都走在道德修养的路上,这不但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美德,更是临床工作的需要,是提升医学素养的需要,也是我们人生进步的需要。(#中医#董洪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