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家》中的众生相:买房不易,安家更难!

时间:2020-03-27编辑:admin

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对住房有一种“真实的渴望”,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能抚平居无定处的窘迫,能作为一种固定资产带来的底气。而更深层次的,一套房子,更是家之所在,这种千百年亘古不变的情结,深深的烙印在每一个人心上。

最近,一部以房产中介为题材的电视剧《安家》热播,引发广泛讨论,剧内剧外,故事与真实的碰撞,以房屋中介这一特定视角,让无数人看到了自己和身边人的影子,围绕着买房卖房背后的故事,也折射出人间众生相。

老严夫妇可以说是剧中让人尤其心疼的角色,老两口经营一家包子铺,为人和蔼可亲,做生意也本本分分,幸苦了半辈子,一个包子一个包子终于在大都市垒出一套房子。

房子到手,儿子笑了,老两口也跟着笑了,一套小房子用尽了老两口大半辈子的积蓄,为了添上自己的名字,儿子女朋友搬出了“怀孕”的杀手锏,最终房产证上添上了儿媳的名字,却没有自己的。

老两口合计着搬家,合计着帮着儿子带孩子,合计着买折叠床。一切看起来似乎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老两口辛苦了几十年,供儿子上学,如今终于给儿子买了房,算是在大城市安了家。

老两口拖着大包小包,拿着行李高高兴兴的搬新居时,敲开家门,却看见了自己的亲家母。

老夫妻两人对视几秒,也没有多余的话,那一刻,多少有些气愤和委屈,但在儿子面前,硬生生忍了下来。

辛苦大半辈子的老严夫妇,好不容易买了房,总算是有一个”家“,却有家难归,我们不可否认剧中的“儿子”,存在一些夸张化的艺术处理,但现实之中,像老严夫妇这般为子女买房买车养儿育女而倾注所有的父母,绝不在少数。

中国父母向来有“养儿防老”的说法,可时至如今,在社会福利设施日趋健全的现在,在生活成本日渐提升的今天,养育儿女如果要花光父母大半生的积蓄甚至多年存下的养老金,打拼了大半辈子,还是无法安家,那么所谓的“养儿防老”,可真算是一场“骗局”。

海清饰演的宫蓓蓓是一家医院的专家医生,与丈夫都是博士,高学历高收入,“从刚怀孕到挺着大肚子”,辗转大半年看房买房,却迟迟悬而未决。

他们的房子确实该换了,一家三代挤在一室一厅里,有时候下班晚了,得摸黑进家门,生怕一不小心吵醒睡在客厅的丈夫,想给学生改个论文,都得挺着大肚子窝在杂乱无章的卫生间里办公。

剧中有一幕,可谓是扎心至极:龚蓓蓓挺着大肚子挤在卫生间的马桶上,一抬头是乱七八糟正在滴水的衣服,那一刻,她的眼神里满是无奈和悲凉。

他们的要求并不过分,经济实惠、独立书房、可以照顾孩子的房间、不必再过的窘迫,仅此而已,房似锦声称帮他们物色到了很“完美”的房子!

所谓的“完美”房子,不过是一个长久以来无人问津的奇葩房,在房似锦的改造后,极其巧妙的迎合了夫妻俩的“功能需求”。

而丈夫的房间却在房门之外一条走廊的尽头,在房似锦的销售话术中,这个没有窗的小房间成为了丈夫远离喧嚣的清静园,被隔出来的小阁楼被当作的大城市里的灵魂栖息地。

在这个房子里,丈夫的房间似乎被隔在房子外,而育儿这件事,被极自然地的划分到母亲和老人的责任里,这种“单腿”行走的育儿方式,许多男人不以为然,但想必是无数母亲的隐痛。

阚先生,白手起家的富商,家有豪宅娇妻,膝下四个孩子,可以说是无数人梦想中的生活。

阚先生一出场,便是和婚外情对象知否小姐一起看房的路上,他叮嘱一定要选处于公司和家中间的房子,可当他掉头离开时,知否却决定去看离阚先生家和公司更远的房子,这一细节,似乎暗示了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

随着剧情展开,知否的人设变得越来越饱满,一个文艺范十足的美女作家,对于阚先生而言,有一种家中忙于家务的娇妻难以企及的诱惑,或许对于大多数男人都是如此,诗情画意温柔似水的知否似乎能满足一切幻想。

后知后觉的阚太太知道之后,在丈夫面前平静如常,转头大闹房产中介,看起来软弱而糊涂,本以为阚太会选择隐忍,却不料,这一次,她彻底爆发。

阚先生终究是小看了自己的妻子,忘记她曾经怀着孕也能帮自己创业成功,装模作样的哄一哄早已无济于事,阚太太咬牙切齿,言语如坠,离婚,分财产。

事情到了难以挽回的地步,两个女人之间,在外人与家庭之间,阚先生毅然决然的选择挽救破碎的婚姻,他用两千万豪宅作为给知否的分手费,对妻子百般讨好,可阚太太似乎并不领情,她态度坚决,并要通过法律途径追回送出去的房子。

对于阚太太来说,婚外情只是一个导火索,在这段早已经失去自我的婚姻里,阚太已忍无可忍。

可以说,在这对中年夫妇关系里,早已经失衡,两夫妻一起创业,十多年甘苦与共,如今功成名就的阚先生享尽风光,而成功背后不可或缺的阚太太却退居内舍,做起了全职太太,柴米油盐家长里短,为了家庭的稳定和和谐,阚太做出巨大牺牲,咬牙坚持多年,而阚先生在外却开始了婚外情,在阚太看来,这无异于不知好歹得寸进尺,选择离婚也是破罐子破摔,寻求自我解脱的表现。

再说回阚先生,一个事业有成、成熟已婚的中年男人,在婚姻与婚外情的事情上,总是倾向于“表面的稳定”,夫妻关系一如平常,社会关系依然稳定,而当这种稳定面临危险时,会更倾向于选择更容易稳定的家庭,所以当阚太决定离婚时,他几乎是不惜代价要和知否划清界限,以此挽回。

这对夫妻很有意思,丈夫职业特殊,白天需要睡觉,而神经衰弱的他在睡觉时容不下一点声音。

而百般顺从的妻子,在丈夫面前显得讨好而卑微,在家里轻手轻脚,看静音的电视,几乎一声不响,恨不得堵上所有的声音,让丈夫睡个好觉。

为了将房子卖给他们,为了让新人开单,徐文昌、房似锦几人甚至设法让为孩子辅导功课而大吵大闹的邻居搬走。

换了新的邻居,夫妻俩买下了房子,可哪有不动声响的邻居,丈夫依然会被吵醒,朝妻子甩脸色发牢骚,妻子雄赳赳的冲到邻居家理论。

一个因为丈夫神经衰弱嫌弃对方吵,一个因为孩子容易过敏不满对方在家熏香,互不迁就,互不退让,两家人的矛盾愈演愈烈。

所以,似乎并不存在真正的感同身受,两家人各有各的难处,却没有谁会选择体谅和退让。

龚家祖宅,历史悠久的老洋房,市值过亿,为了公司周转,龚先生忍痛卖掉自家祖宅,在房似锦的努力下,买家已定,一切自然而然,箭在弦上。

早已搬走的太表姑奶奶一家三代人又会到小屋里,每天赖在房里,不拿到卖房钱誓不罢休,一开口就是五千万,一家人为了阻止施工队拆除小房子,日夜相守。

龚家爷爷早年间好心收留这一家人,四十年分文未取,本是一段善缘,却没想到了孙子这一辈,竟成了拦路的恶虎。

大恩如大仇,老话说的没错,这一大家子不知感恩,反倒没有底线的索取讹要,得到的越多便越贪婪,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可随着电视剧的热播,这段故事的真实原型也在网络热传,现实之中,却更让人不可直视:

这一大家子最终分到了几千万,却在分钱时闹的不休甚至撕破了脸,老太婆气进了医院,大儿子买股票,小儿子投资p2p,很快败光了钱成功返贫,一家人重返几十平的小房子,每日争吵不停。

林茂根,穷小子白手起家,几十年的打拼,成了“饲料大王”,这样一个顶级富豪要买房子,他想要的豪宅并不好找,整个中介圈都忙开了。

可就在房似锦几人千辛万苦找到向公馆和早已没有踪迹的主人后,林茂根的真实形象才暴露出来,买卖双方谈妥,林茂根私下和房主签了买卖合同,让一群中介白忙活了好一阵,对于一个商人来说,此举实在有违道义。

除此之外,先前答应好的,将名下一栋房产赠予向公馆看房人耿叔一家居住,却在人出门后立即换掉房锁。

身价百亿的顶级富豪,买两个多亿的豪宅,却丑态百出,先是跳单逃掉那1%的服务费,又是不守信用将人拒之门外,这般背信弃义,着实让人无语至极。

林茂根是个重面子的人,他一心想着在新买的豪宅里大办寿宴,要将自己的宅子打造为名流聚集之所,要重返往日繁华,甚至要放六十响礼炮,对他而言,有钱并不是终点,当他不再是那个难得进城坐一次公交的小穷酸,他想要的就变成了名流豪门的脸面,可惜,只有表面的形式,不肯许以自己“达则兼济天下”的抱负,不舍得放下那些抠抠索索的市井气。

最后,他因为贪图小便宜急于求成的跳单,买来了一堆麻烦,产权还未明晰,买卖不成立,违规改建破坏古树被处罚,还因此上了电视,弄得人尽皆知。

就像是《安家》中,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急需买房和卖房的人,有人为了房产买卖四处奔波,还有人因为房子产生爱恨情仇纠葛。以房子买卖为载体,实则是在演绎众生万相,以各个角度剖开生活的横切面,剖析“家”这个命题。

话说回来,房子究竟是什么,不管是在影视剧或是现实中,有人将其视作大城市里的安家之本,有人将其视作投资对象,有人将其视作灵魂归处,有人借其标榜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有人将其看作压力的源头,有人将其当作儿女教育的起点。

纵然,有房不一定有家,但在我们的观念里,房子与家存在着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房子有无数种属性,家也有各种定义。

但细细想来,多少人坐拥数套房产却家破人亡,多少人因为房子而众叛亲离,又有多少人碌碌大半生为房子拖累。

我们汲汲一生追求的从来不会是房产无数,房屋万座也是睡榻一间,我们平生所愿,不过是安家乐业,福寿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