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圈合影狂魔、250万包机……确诊名媛为什么

时间:2020-04-04编辑:admin

同样是被确诊,同样是越南名媛,有人刻意隐瞒行程,遭到全越南网友谩骂;有人豪掷250万包机回国,令人羡慕不已。

2020秋冬时装周过后,为控制疫情的发展,很多一年一度的时尚patry也都受到影响。前有东京时装周、首尔时装周宣布取消、后有Armani、Gucci、Versace等奢侈品牌早春发布也开始推迟……

率先登场的是越南名媛姐妹花阮娥和阮洪蓉,两姐妹先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轰动整个时尚圈。

据说她们是越南钢铁大亨的女儿。这段时间先是参加了米兰时装周的Gucci秀和巴黎时装周的圣罗兰秀。

之后又飞去伦敦,更重要的是,以上所有的行程,二人都没有戴口罩。据BBC报道,其实在她们上飞机之前,就已经有明显的咳嗽症状。不但没向机组人员报备,确诊后还刻意隐瞒自己所乘坐过的航班信息,遭到全网谩骂。

为此,两姐妹删掉了所有社交账号上的照片,但毕竟姐姐阮娥在时尚圈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很多通稿上也都介绍了她拥有伦敦国王大学的政治学学位,在接管家族企业之前曾在巴黎LVMH的化妆品和香水部门工作。

而这次她之所以能轰动时尚圈,不仅因为她被确诊,更主要的是她“合影狂魔”的称号让许多参加时装周的朋友不寒而栗。

随便放些之前的合照,从贝拉到赛琳娜,从朴信惠到宋慧乔再到范冰冰,想必大家也能get到她本次在时装周上的表现吧~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何超仪一样幸运,其中有一位在2月中旬和她们一起参加了米兰时装周后,不幸中招,这也是今天想要说的第三位越南名媛。

最惹人注意的是,当她在英国出现了咳嗽等症状时,父亲阮汉就立马豪掷250万人民币,租用大众集团的达索猎鹰8X公务机,包机把爱女从英国载回越南,可以说是相当壕气了。

查阅才发现,这位名媛的父亲可是掌管着越南最大的奢侈品经销集团IPPG,还上过越南当地的福布斯杂志封面。

也难怪她在网络社交平台上展示的照片,除了周游世界的旅行,就是参加各种国际时装周了~

至于小公主的工作,无非就是天天当“空中飞人”往返于世界各地,伦敦、米兰、巴黎各地都少不了她的身影。

今年刚满50岁的她,早年其实只是越南的一位普通演员,直到嫁给大她19岁的阮汉,从此便过上了富豪太太的生活,也算得上是用颜值改变命运的女人。

从2003年开始,她开始接替丈夫担任IPPG集团CEO,也多次被国际媒体评为亚洲最成功的女企业家之一。2019年,还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越南50位最具影响力的女商人。

另外,她还经常和女儿阮仙一起工作,出现在时装周的秀场上,看这气场和架势,也丝毫不输给20出头的小姑娘。

其实从阮仙的社交平台上可以看出,她大概是从2017年开始频繁出现在国际舞台上的,之前也会和普通女孩一样有自己的爱好。

只不过现在可能是随着年纪增大,再加上事业上的加持,她也让自己成为了一位真正的白富美,当年的青涩少女摇身一变成了性感女神。

提到阮仙的弟弟,姐弟俩也因为年纪相仿,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融洽,姐姐毕业他也会前来祝贺。

如果说上面提到的阮娥、阮洪荣和阮仙属于名媛千金,那接下来这位绝对算得上是越南女首富。

根据福布斯最新数据显示,2019越南富豪排行榜中除了越南首富房地产大亨潘日旺之外,排名第二的就是1970年出生的阮氏芳草。

毕业回到越南后,从事金融和房地产业投资,直到2007年成立越南第一间私人航空公司——越捷航空,完成自己的财富积累。

而越捷航空之所以能够一炮而红,除了用廉价航空来留住客流之外,更重要的是这家航空公司曾让空姐穿比基尼上岗并为旅客表演舞蹈。

这一系列的举动虽然让阮氏芳草吃了2000万越盾罚单,但也让全世界都知道了“比基尼航空”的存在。

2016年,越捷航空与美国波音公司签署了价值113亿美元的波音737飞机协议,这不仅是越南民航史上最大的一笔商用飞机订单,同时,也让阮氏芳草个人完成了与奥巴马的首次同框握手。

另外据外媒报道,她的丈夫阮青洪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光是手里Techcombank超过600万的股份,就绝对算得上是越南的富豪了。

不过目前,越捷航空的主席并不是阮家夫妇,而是一位在2001-2005年担任越南民航局副局长的神秘人物。

如果说上面的三位千金有爹妈作为靠山可以在时尚圈风涌云起,那阮氏芳草是不是因为抱紧了这位神秘人物的大腿而登顶越南女富豪的宝座呢?

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越南目前的经济发展已经进入高速发展阶段。而且越南的新兴富裕阶层正在崛起。据统计,2006年当地累计财富超3000万美元的富豪只有50人,到2016年就上升至200人以上,是10年前的4倍。

同年越南完成GDP总数为6037.35万亿盾,按平均汇率折算为2599.17亿美元,也就是说仅凭这4个人,就掌握着越南全国近5%的财富。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越南富二代在海外纸醉金迷的时候,越南还是有许多底层群众在饱受贫穷的折磨。

或许就像电影《小丑》里一样,当底层民众压抑太久的时候,所有的仇恨和愤怒都会随着小丑拔枪的那一刻被点燃。

这大概也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当阮氏姐妹确诊时,她们只能接受越南网友们的群起而攻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