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传折戟IPO后又转战科创板 旷视科技为何急了?

时间:2020-05-07编辑:admin

4月22日,有媒体称旷视科技正在筹备A股科创板上市,将以”H+A”股的方式登陆资本市场。不过,旷视官方表示不予置评。

此前,一直想抢占“人工智能第一股”先机的旷视科技屡屡折戟IPO,外界对其质疑不断。从2018年起,就有旷视即将美股上市的传闻在市场中传开,随后便没了下文;2019年8月25日,旷视正式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书,随后的10月8日,美国将旷视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对旷视上市产生了很大阴影。今年2月25日,港交所官网显示,旷视科技IPO初始申请为失效状态,而旷视科技回应称:上市进程仍在正常推进中,正在更新材料。4月初有媒体称,旷视科技在正式进行IPO之前,还需要面临港交所的额外询问。

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起家于人脸识别,在计算机视觉领域与商汤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并称 “CV(计算机视觉)四小龙”。作为人工智能领域冲击IPO的第一股,旷视科技的IPO备受外界关注.

得益于“华丽”的创始团队构成和颇具吸引力的“AI”风口,自成立之初,旷视科技就深受投资方追捧。

据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自2011年成立之后完成了4轮12次的融资,总计融资金额达到13.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其估值也达到了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0亿元。其中,阿里系凭借合计近30%的持股成为旷视科技背后最大股东。

2012年10月,旷视科技推出首款核心产品Face++,通过它提供的开放服务,开发者可以低成本在自己的产品中实现若干面部识别功能。

仅此一项,旷视科技吸引了众多合作者和投资人加入其中,其中就有创新工场的身影。

通过此后两年的不断深耕,2014年,旷视科技成功获得了为支付宝提供解决方案机会。至此,公司找到了第一个商业化落地场景--个人物联网领域。2014年下半年与2015年初蚂蚁金服先后两次战略投资旷视科技。据粗略推算,此时旷视科技估值达到1.7亿美金左右,较创新工场投资时的估值翻了近17倍。

2015年底,公司凭借底层技术较强的延展性,将业务扩展至城市物联网领域,也就是机器视觉变现场景里市场最大的安防领域。

凭着公司在大安防领域的落地,投资人们看到了旷视科技更大的成长空间。2016年,公司C轮融资估值增长到5.88亿美元左右,相比B+轮时的1.7亿提升了3.5倍。

2017 年下半年,公司继续横向拓展落地场景,将业务扩展至预期增长潜力巨大的供应链物联网垂直领域,推出智慧物流解决方案。

2017年后,旷视科技不断深耕三大落地场景,跑马圈地,收入迅猛增长,作为AI视觉识别领域头部玩家,上市前一轮估值达到36亿美金,折合人民币超过250亿元。

简单梳理之下,不难看到,成立不到10年的旷视科技展现了一出“飞速狂奔”的发展图景。只是,“狂奔”之下,依然“暗流”涌动。

以安防领域为例,虽然市场很大且增速可期,但竞争同样激烈。前有海康、大华等老牌“玩家”凭借雄厚的硬件实力占据大半“江山”,后有商汤、云从等“新秀”参与其中,留给旷视科技的市场份额能有多大呢?

接着回到旷视科技最近一轮的250亿元估值,结合2018年3220万元的全年利润,PE高达780倍。

诚然,技术的想象力没有边界,但是作为解决方案提供商而言每个领域总有天花板。如何落地标准化的产品和构建一整套基于产品的套协同“生态系统”,或许才是旷视科技眼下的当务之急。

当年5月8日,旷视科技宣布完成D轮第二阶段股权融资。据了解,该轮投资方包括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BOCGI)、阿布扎比投资局(ADIA)旗下全资子公司、麦格理集团以及工银资管(全球)有限公司,总融资额约 7.5 亿美元。

孰料,不久天眼查数据显示,5月16日,旷视科技公司信息变更,投资方中,联想、创新工场、蚂蚁金服旗下公司北京纳远明志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天津联想之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贝眉鸿科技有限公司、上海云鑫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退出;韩歆毅、李开复、唐文斌、王明耀、杨沐退出公司董事席位,林莺退出公司监事席位。变更后,该公司投资人仅剩旷视科技的三位创始人印奇、唐文斌、杨沐,三人分别持股75%、12.5%、12.5%。

据财视传媒报道,2019年5月,人工智能领域有独角兽企业涉嫌购买营收数据,导致部分股东集体退出,联系到旷视科技公司在5月份企业信息的变更情况,该公司很有可能就是旷视科技。

对此,旷视科技只是语焉不详的回应称,“所涉变动旨在优化管理层结构,集团层面并无股东退出。”、不过这并未打消外界的质疑。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作为大股东方,蚂蚁金服与旷视科技有过一段蜜月期,这也是旷视科技在资本市场上的一大资本想象力所在,如今两者却越走越远。

2015年,蚂蚁金服研发了能解决用户无密码支付的更具商业价值的支付方式,马云还在当年的德国电子展开幕式上亲自展示了由蚂蚁金服与旷视科技合作研发的“刷脸”系统,刷脸买邮票。2006年,支付宝刷脸支付已经在多个场景下实现身份认证。

不过蜜月很快结束。旷视科技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旷视和阿里在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的关联交易分别是2064万元和2616万元,占据旷视当年相关业务营收的14.8%和15%。2019年,旷视科技和阿里的关联交易却有所下降,下降幅度高达56%。

此外,蚂蚁金服方面对一视财经坦言,公司刷脸系统早已不再与旷视科技合作,由蚂蚁金服独立研发。

2015年5月,旷视科技开始提供人脸识别身份认证解决方案Face ID,标志着旷视科技人工智能技术在个人物联网领域商业化落地的完成。

从网络数据来看,搭载旷视人脸识别设备解锁功能的国产安卓智能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在2018年超过70%,但是面向个人设备的收入也只有0.97亿元,相当于整个国产安卓手机预装市场的规模也仅有不到两亿。

从事后根据招股书中所引用的灼识咨询报告,旷视科技在手机软件人脸识别算法服务市场的市占率也已经达到61%,但收入也仅有1.73亿元。

虽然是一个“肉眼可见”的商用落地场景,但在成长初期,其营收天花板之低,可见一斑。

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2016年至2018年收入分别为6700万元、3.132亿元、14.269亿元,复合增长率为358.8%。2019年上半年收入9.49亿元,同比增加211.1%。收入增长不俗。

2016年、2017年及2018年,旷视分别亏损3.428亿元、7.59亿元及33.51亿元。2019年上半年亏损52亿元,同比增加613.3%。

人工智能显然不是一个“短平快”的赛道,长期价值显著,但故事的另一面,旷视科技也无法回避。

大规模的前期成本投入,长时间的“生态”培养,以及“群狼环伺”的竞争格局都是旷视科技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某种角度来说,世界上是由技术推动的,而技术的“跨越式”发展却离不开“天才”的加持。

姚班即“清华学堂计算机科学实验班”,是由世界著名计算机科学家姚期智院士于2005年创办的。在姚班,25门专业核心课程全部采用英文授课,目的在于中国培养国际一流水平的计算机人才。

今年32岁的旷视CEO印奇,据说8岁时看了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因此迷上数学。

不可否认,旷视科技从诞生之日起就带着浓厚的“科技”基因。只是,科技在改变世界的时候,同时也带动了生产关系的变革,而生产关系中最重要的要素就是“人”的关系。

比如,旷视科技研发的视觉AI在教育场景中的应用,通过 “无死角巡航拍摄教室并自动变焦拍摄人脸”,“通过对课堂视频数据进行实时的结构化分析,反馈学生行为、表情、专注度、前排上座率等多维度课堂数据”,由此引发了对学生个人隐私问题的争议。

由此可见,如何拿捏好“技术”与“人文”的关系,平衡好企业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协同发展,是摆在旷视科技面前的新课题。

数据显示,人工智能有望在2035年前将企业效率提高40%,从而释放高达14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但随着人工智能进入各个应用领域,如何确保算法的可靠性和透明度?如何实现科技向善的愿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