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民族三大“族规”,顺之顺风顺水

时间:2020-06-05编辑:admin

四大文明古国中,只有中国文化没有中断,延绵至今,而且保持了华夏民族血统的相对稳定和纯正。

华夏民族历经数千年生生不息,先辈们历经千辛万苦也顽强地繁衍生存了下来,靠的就是代代相传的华夏“族规”。

司马迁在《史记·陈涉世家》中记载陈胜起事时说:“且壮士不死则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意思是壮士当为建功立业而死,不可窝窝囊囊死去,王侯将相难道是天生的贵种吗?我们为什么不能!

这句话之所以传颂千古,是因为背后承载的是一种不甘平庸、不屈服于命运的豪迈气概,是一种对命运不公的不满和对抗。

与其他文明把宗教及神鬼崇拜作为维系社会纽带的做法不同,我们华夏祖先恪守“自我奋斗”为社会发展及个人安身立命的最高准则。

当所有中原大国之君都沉溺太平时,是秦王嬴政“内修守战之具,务耕织”,“外连横而斗诸侯”,西域偏僻之弹丸小邦,一夜之间崛起为问鼎中原之万乘大国。

献连环,施苦肉,使反间,用诈降,一夜赤壁火,千秋碧水江,为后人留下了一段“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千秋神话。

真正的君子,都会近乎严苛地要求自己,以求“心底无私天地宽”;但是不会苛求他人,总是宽容厚道。

《中庸》有言:“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自己先端正自己的位置,而不是先把精力放在要求别人上面,这样就不会产生怨恨。

“正己”是指一个人有很强的反省能力,经常反思自己的不足之处,对内自我修炼;“不求于人”是一个人对其他人没有控制欲,对外不去苛责。

君子凡事都要求自己先做好,以身作则,那自然能够感化他人,而且人家心服口服,不会有怨言。

孟子曰:“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存心也。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如果人人都只顾自己的利益,彼此互相猜疑、提防、践踏,最后自己的利益蛋糕就只能剩下眼前的一块并越来越小,还要担心被别人抢去,想多吃就只能抢别人的。

《道德经》言:“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里的“自然”是自然而然的自然,“无状之状”的自然。

天地之间尚且有规法,何况人间。规矩和法则本身没有错,只是有大与小、合理与否之分。天地万物因为规法而井然有序,人世间也要靠规矩才能有条不紊。

饮食作息要有规律,身体才能健康;心中抱着原则底线,做人做事才不会随波逐流、不择手段、没有下限。综合起来,人生路才能走得长、走得稳、走得远。

距离之间有把尺,交往行事要有度。既别冷漠疏远,也别过于亲密;既不能无原则的帮忙,也不能冷淡漠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