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上行舟》猛犸:超现实主义下理想的释怀

时间:2020-06-08编辑:admin

“我们的时代是一座孤岛,在过去与未来的汪洋中,我们兀自漂浮,孤苦无依,比任何时候都了解时间流逝的意义。”

《纸上行舟》这本书乍一看晦涩难懂,就深入而言,我却不得不佩服青年作家黎幺意识之深,他将本来在我们理解下的作品加以分析理解,以个人的方式以一个全新的面貌故事呈现在我们眼前,内核从未更改,改变的只是我们对不同文字下所表达的看法。

这本书是由《柒拾贰》《猛犸》《机械动物志》等八个短篇小说的合集,也是黎幺的首部短片合集。虽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发表的作品,但所有作品中依然存在着传递性和共同性。荒诞的写作手法,轰炸式意识流派,大胆求索的个人风格是本书的特色。不同于大众的写作手法,每一篇都从各方面突出写作者的文笔深厚,本书从更深的方面去解读关于生死的归宿与时间流逝的意义。

在经历一系列迷宫式阅读后,让我感触最深的莫过于《猛犸》了,这篇文章是作者献给父亲的,在我看来,这篇文章不同于前几篇光怪陆离般的荒诞性,它更注重于贴近生活,而又超脱生活的超现实意象,又夹杂着关于生命关于时间的意象传递。

超现实主义指突破事物原有的逻辑,放弃原有逻辑和经验记忆的现实形象,以一种与现实相结合的超乎逻辑的手法表现出来,展现人类心理中深层的形象世界。

第一次出现有关“猛犸”的暗示是在一个土耳其浴场当中,泡在池里的人会失去自我或重获自我——我被放空了,所以才装的下我——那是一种美妙的临界状态,在确定与不确定之间。

猛犸,在鞑靼语是“地下居住者”的意思,在作者笔下的“猛犸”计划,也是一个暗不见天日的项目,它仿似是一个秘密,就算是在最后项目开始被人知道,成为大众所熟知的一个项目,它的存在依然是个秘密。只有等到最后揭晓的时候,才能看到它的伟大之处。

我想最初的“猛犸”项目是有野心的,从一开始的默默无闻,在缓慢的时间长河中积蓄力量,等待厚积薄发,也许加入这个项目的每个人都是这么想。而然事实总是超脱人的意料,微观看,世界还是原来的世界,只是二十多年,猛犸见证一个少年从初入社会的懵懂至稳重的过程。

作者在考上大学离开生长了半生的地方时,并没有感觉到迷茫与害怕,而是不知何由的无能感,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加入“猛犸”计划,提交注册时需要填写一份“理想城市改造方案”,作者以超现实主义想法写出了“折叠城市”方案,顺利成为“猛犸”计划的第99位工程师。

1.将城市面积均匀地切分为若干个等大的区块(以上海而论,可分割为七千万个九平方米大的区块),每一区块均安装多个摄像仪器,从多个角度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采集这一区块的影像。

2.在城市中心选定某个特殊区块,构建一个立体投影的空间。同样以上海为例,可选择滨江大道,位于震旦国际大厦脚下的保安岗亭,将其余六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区块的3D影像全部投在这一等大的空间当中,从而实现对于上海的七千万字折叠。这一计划若得以实施,在实际应用中还可能有其他变体 比如装在医治手提箱里的“便携城市”。

我不知是否真有这样一个计划,在我看来,答案无论是何,现实世界会受到太多的干扰,人的很多欲望被压制,展现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也成了困难。作者奔着这份理想,在大学毕业后心中有抱负却饱食终日、一事无成的境遇中,成为一个可以支撑下去的点。

打破理性与意识的藩篱,追求原始冲动和意念的自由释放,将文艺创作视为纯个人的自发心理过程。作为一种思潮得到确立,布列东曾说:“超现实主义,名词。纯粹的精神自动主义,企图运用这种自动主义,以口头或文字或其他任何方式去表达真正的思想过程。它是思想的笔录,不受理性的任何控制,不依赖于任何美学或道德的偏见”。

他认为,超现实主义就是要“化解向来存在于梦境与现实之间的冲突,而达于一种绝对的真实,一种超越的真实”。

①穿插回放式即利用思维可以超越时空的特点,以某一物象为线索,将描写的内容通过插入、回忆、倒放等方式串联组合起来,形成一个整体。《猛犸》的写作手法打破了一贯的阅读流畅性,以一种穿插式艺术手法描述与父亲相处的阶段,与在“猛犸”计划来回切换。表面上并无相关,实则却是有着共通之处。

看似平淡无奇的故事,作者在不同寻常的写作手法下,展现出文字背后的另一种隐忍的美,文学作品阅读本就不易,需得领悟其中的思想及感悟。在作者递交“折叠城市”方案之后,他想起了小时淘气离家出走,坚定自己再也不回家去,但在看到父亲来寻自己时依然有感动与惶恐,从父亲这一角度说明,作者觉得他所提交的方案是不可能实现的一种理论,但却依然存在的一种期待,等待最后的惊喜与感动,我想这也是支撑作者写了二十多年程序的原因之一。

②世界逐渐走向一种新型轨道,不再有战火,但死亡依然蔓延在一本祖籍中,旧时代的思想依然还在延续,每个死去的人都被记录在其中,也有这一代的未亡人名字,作者称之为“会吃人的书,无限的书。”正如鲁迅曾说,封建迷信会吃人,以人食人。新时代发展来临,一些习俗终将被摒弃,在当时那个年代,作者的所展现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不被时代认可的超现实理想。

应着父亲的话,作者养小动物,却淘气从巢中掏出来羽翼未满的麻雀,以自己的方式给予养育,未满羽翼的麻雀怎能与人类并食,生命垂危,父亲说将它放在屋顶最高处,麻雀爸爸看到就好将它带走了。作者全然相信父亲,他突然明白救赎与伤害之间的必然关系,在第二天看到小麻雀在屋顶消失的时候,理想与现实交错,作者在幸福的同时也是忧虑的,期待麻雀是被麻雀爸爸叼走,又忧虑地走向墙外寻找到了麻雀的尸体。

他只是进入了另一个生命阶段,那儿有懂得直立行走和皱着眉头的狐狸,有穿墙而过的稀薄人影,有烟火一样伸长的藤蔓植物,在地下室之下的地下室,有发光的鸟,有会行动和会说话的兽类标本和残肢。

这是作者对朋友意外伤亡后的一段意象,在超现实主义影响下,作者描绘了死后一个光怪陆离的情景,在所有人都害怕死亡时,作者却从未恐惧。

“猛犸”是具有积累和学习能力的超级系统,它所发布的开发任务和其本身的功能在同步得以实现和完善。世事本无常,但先声、征兆、伏笔和种种揭示结果的迹象又是无处不在的。

“猛犸”经过二十多年的沉淀、学习与积累,最终厚积薄发,以一种静默的方式消失在人们视线中,也许并不是消失,而是与世界融合了。人也是如此,如果没有长时间的学习沉淀,只是空有理想抱负只是说大话,那么就只是空想。唯有真正的下苦功夫,不断的学习成长,再历经时间的沉淀,理想才不会只是空想。

在我看来,这是一篇关于理想、学习、时间、生命为一体的短篇小说,作者用绵密细实的文字表达对父亲的倾佩,在回忆父亲时总是存在着神圣的感情,怀揣着感恩、愧疚和学习,在于“猛犸”实践中得到释怀,慢读此书,真的能感受到作者文字中的“快乐与痛苦、艰辛与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