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身公益却频遭“合法处罚”,心寒透了!

时间:2020-07-24编辑:admin

我们是上海市浦东新区花木街道联洋社区几个业委会的主任,都是甘愿为小区服务不拿报酬的志愿者。受惠于改革开放的深入和上海的大发展,也不负我们自己的辛勤劳动,我们的收入在不断增加,我们住上理想的房子,我们对“美好生活”充满期待,更乐于为社区的美好无私付出——这正是我们参与业委会的“初心”。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反复提到,它一头连着党的使命、宗旨、目标与愿景,一头连着与我们老百姓切实相关的一桩桩一件件小事;它具有全局性、战略性与前瞻性,又融入我们老百姓生活,关涉每一个人的冷暖苦乐;它承接地气、灌注生气、富有底气、也带着热气。

诚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所言,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作为一座超大型国际化大都市,上海近年来一直致力于与国际接轨,推进创新社会治理,抓好基层共治自治,在城市硬件设施好、国际化程度高的浦东新区联洋社区,更理应在这方面积极探索,做出表率。回望初心,我们怀抱一腔热情参与社区治理,理想的模式是“上有法规政策和街道社区支持、中有物业公司的良性互动,下有社区居民协商支持”,我们愿意在社会共治自治中贡献自己的力量。

然而在工作中,我们深切感受到,业委会名义上是在相关职能部门监督指导下工作,实际上完全是自己摸索着工作,还得时时担心被找茬挑错;各种利益相关方出于自身目的,遇到问题就转嫁责任、回避解决,甚至采取不法手段;少数业主只关心自己私利而不顾大局,认为民主就是顺从己意,业委会的集中就被污蔑成谋取私利,甚至毫无顾忌地造谣诽谤——业委会成员不仅要做事还要疲于奔命地向各种人解释、说明,时间、精力常常被耗尽。

这样的状况,显然不是一个积极的、正常的、健康的社会基层共治自治模式。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又该如何进一步改善?

解决这些问题,不仅是解决联洋社区的问题,也是上海创新社会治理所必须探索的主题。市场化的物业公司,就应该适应市场化的公平原则按照大多数业委会成员原本的想法,业委会的一大职责是组织业主形成小区公约,并对物业公司进行监督——作为维护业主家园正常运转的“主力军”,物业公司不仅仅具有“逐利”的本能,更应有接受监督、回应质疑、解决问题的自觉。

然而在联洋社区,物业被罢免的事件层出不穷。这是因为业主太“作”、业委会太“烦”吗?

“我们不是不允许企业有正常的利润空间,但总不能与正常的市场价之间存在过大的差距。”今年 59 岁的联洋花园前业委会唐主任作为筹备组副组长参与了首届业委会组建,并在任职期间罢免了联洋物业。联洋花园由三个房产商分三期开发,矛盾十分突出故而10多年成立不了业委会,由于长期没有业委会的监管,居委会只管盖章,以致前物业公司长期虚报工程价格,肆无忌惮挥霍本该属于全体业主的公益性收入。

业委会成立后发现物业维修项目报价竟成倍甚至数倍的虚高价格,这种现象在其他小区也时有发生,御景园小区在2016 年曾考虑更新改造门禁系统,物业公司报价近 100 万元,业委会经热心业主协助找到原厂商以 10 万元投入恢复了门禁功能。这样的事情一旦被发现,最致命的是业委会跟物业之间失去了信任感。

大家相互不理解、不信任,今后还怎么合作?但问题的根源并不出在业委会——业委会的天然职责就是对物业公司进行监督。

物业公司因服务质量不被认可而被业主大会投票不予续聘,是《物权法》明确的业主权利。然而在实施这一权利时,业委会却往往需要承担巨大的压力。

今年 6 月,联洋年华园小区业委会发布公告,决定对是否同意续聘联洋物业公司进行表决:“物业服务期间小区出了太多事,电梯困人、侵财案件,大家不满意。”然而 6 月 26 日就有联洋物业保安人员拿着名为“联洋物业业主满意度测评”表挨家挨户上门,要求业主当场填写、签字并提交。不少业主表示物业人员非要立刻填好,人就立在门口等,业主纷纷表示对这种行为的不满。

6 月 27日,业委会吴主任依业委业会议决议在业主微信群内向多名联洋物业工作人员提出,要求物业方面立即停止在业委会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不恰当的上门满意度调查行动。7 月 13 日,业主大会投票结束,以 117 票同意对 1411 票反对的悬殊结果,联洋物业未获续聘。

谁知这一正常举动被联洋物业告上法庭,称吴主任侵犯物业公司名誉权,故意引导业主作出不续聘物业的决定。尽管经过起诉、上诉两次法院皆判物业公司败诉,但明明正常行使权力却被告上法庭仍然让不少业委会成员“心塞”。更让业委会寒心的是,9 月 17 日上午 9 时选聘方案计票,计票区现场也有业主闹事,导致计票不得不延期。

业委会碰到的问题,政府部门经常装聋作哑,说让业主自己商量;好不容易商量出来的结果,政府部门又要指手画脚。”我们的亲身经历,与政府各部门间的微妙关系,往往是阻碍社区共治自治的最大障碍之一:“自治的‘自’难以体现,共治的‘共’在关键时刻不发挥作用。”

天安花园的业委会施主任的经历可窥见一斑:上海出台鼓励购买电动车相关政策后,只有笼统的原则性条款,但小区一些业主就要求在地下车库安装充电桩,要业委会盖章。他查阅了上海消防等相关政策,没有找到能够支持地下车库安装充电桩的许可,而且咨询的结果也发现地下车库安装充电桩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所以没有同意。一些业主对此有抱怨,找到相关部门却都推给业委会,压力由业委会来扛。后来国务院的相关文件一出,明确要求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才能安装充电桩。我们深切地感到,政府部门如果很好地梳理和落实法律法规,正面给予业委会支持,大多数小区都能和谐安宁。

业委会对小区最直接最有效的管理,就是制定业主公约,约束业主在小区内的行为,以确保业主们的正当权益。既然是业主们投票同意的公约,那就是小区的“法律”,该强硬就要强硬。政府部门应该支持,而不是随意作为让业委会自治的努力付之东流。

御景园小区有 700 多户居民,但地上地下一共只有不到 400 个车位,小区停车非常紧张。今年 9 月份之前,位于地面的 150 多个车位,有 130 多个被私自装上了地桩锁。地面最多时停了 280 多辆车,情况非常混乱,为此,新物业公司入驻之后,小区业委会决定在小区进行车辆管理,130 多个地锁被拆除,同时停车规定被严格执行。虽然小区停车秩序大为改观,但出于安全考虑适度减少地面停车数量后,一些停不进小区的人就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堵门”。然而小区保安报警时,来的警察处理方式各不相同:一些警察会尊重小区业主公约,要求堵门的车辆立刻离开现场;而另一些警察则无视小区车辆管理规定,强行要求“车子先开进小区再说”,这导致小区刚刚形成的有序停车很难持续。

作为执行机构而不是权力机构的业委会,在现实中缺乏法律法规及执法机关的保护,除了有正义感、了解实情业主的支持与声援,几乎再没其它可以依靠与借助的力量,只能在业主、政府部门及其它利益相关方的夹缝中艰难开展工作。

市委书记李强曾多次表示:“要走进基层、走到群众身边,主动了解需求,提供更好服务,不断提升市民群众的获得感、满意度。”“要进一步提升城市服务管理水平,关注每个细节、关注一草一木,努力把精细化管理做到最好。”对比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提出的“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的要求,我们深切地感受到,目前的政府管理仍然是“方便自己”为主,缺少对问题真正地了解和精细化的施政。政府部门应该真正了解居民的实际困难和需求,和居民一起寻找解决之道,并确保得到大多数业主同意的方案能够顺利实施——这是我们最深切地呼唤,也是政府部门理应着力之处。

我们权益理应受到保障,我们的初心不该被肆意践踏。“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这句老话揭示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要做成任何一件事情,都需要勇气和魄力,不可能让所有人都百分之百满意。但在一个超大型国际化大都市里,“不满意”可以通过合法渠道表达诉求,任何情况下暴力都是不可取的。

然而自从进入业委会,我们许多人却不得不生活在这样的恐惧之中——因为业委会要解决小区的问题必然触动少数人利益,我们中间太多人遭到物业公司、少数业主的诽谤、谩骂、威胁甚至殴打。而看似简单明了地寻求保护合法权益,却让我们总要遭遇不该遭遇的重重困难。

今年 9 月 15 日晚,御景园小区业委会金主任约了车辆工作小组成员讨论小区停车管理,期间在会所遇上了居民张某。此前张某曾在前任物业经理开设的物业报修群里多次谩骂讽刺业委会及金主任,并诽谤“业委会拿 15%回扣”,两人就此沟通之时,情绪激动的张某动手抓伤金主任脸部,并撕烂其上衣,甚至拿出随身携带的电动工具试图砸向金主任头部,所幸被在会所照看孩子的家长阻止。然而令人失望的是,派出所处警民警却认为双方都曾动手,因此系“互殴”,给予行政拘留的处罚决定。

类似的事情在联洋花园小区也发生过。今年年初,联洋花园车辆在草坪上乱停,业委会实地调查发现原来用作隔离的大花盆和大石球都已被联洋物业搬离小区。业委会唐主任先找联洋物业交涉无果,又向社区中心及二居委反映情况并准备以失窃报警。然而社区要求业委会不要报警,要“和谐稳定”。当天中午唐主任在社区中心食堂排队吃饭时,一群联洋物业员工竟对唐主任侮辱谩骂,唐主任要求对方停止谩骂,一叶姓员工竟连打唐主任左太阳穴数拳,致其当场被打翻在地,周围物业员工竟拍手叫好。更令人心痛的是,报警后前来处理的花木派出所警官竟当着多名业主的面表示:“业委会主任算啥?若是居委会干事被打我们可以马上抓人”。

试问,居委会与业委会的人身安全,在国际化大都市上海是有差别进行保护的吗?这背后是什么法律、什么道理?

更无耻的是,联洋物业的经理竟然在小区群里恶人先告状,诬赖是唐主任因个人恩怨“先动手”。一名已年近六旬的业主,何故向身强力壮的物业人员动手?这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颠倒黑白!经历这一风波,唐主任辞去了业委会主任一职,其他委员也集体辞职,至今业委会无法组建。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曾在多个场合强调过安全的重要性,他在多个场合打过“1”和“0”的比方:“安全是‘1’,其他工作是‘0’,没有安全,后面的‘0’再多也无用。”业委会作为最基层的自治组织,行使权力却遭遇暴力阻碍;身为业主在自家门口却被他人殴打,何谈安全?

一个正常的业委会,都是在居委会、房办、派出所的指导下,通过公开公正公平的方式选举而出的。业委会成员的人身安全和所有的合法行为,理应受到法律保护。这也是不少业委会成员的困惑:如果连这样基本的权利都没有,谁还愿意劳神出力为小区服务,谁还愿意为和睦的邻里关系而努力?——正是这样的事件一再发生,让业委会变成高强度、高难度、高风险的工作,社区共治自治的前路模糊,大家都不知道能坚持到哪一天。

业委会的工作经历,已让我们身心俱疲:我们不过是一群普通业主,我们有自己的工作事业和良好的社会声誉,我们所做只是希望为了家园更加美好而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我们中的很多人,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都有相当的成就。被诬蔑殴打他人的金主任,曾是国际金融 IT 巨头在华的高管;两次被告上法庭的吴主任,是全球知名外企在沪的高管;被殴打后反被诬蔑打人的唐主任,可谓中国金融期货业的“元老级”人物——我们的家人亲友都不理解,我们为何干着收入优渥、地位体面的工作,还要俯身进入社区,经受这样的辛苦与不公。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为我们的行为做了很好的解释——“勿忘初心”。我们参与业委会工作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事情成为它本该应有的样子”。事情总要有人做,如果没有别人做,那么我们来做——这是我们作为上海国际化大都市居民,在社会共治自治之路中的责任担当。

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该担负如此巨大的压力,不该面对如此曲折艰难的道路,不该遭受这样的不公而感到沮丧甚至恐惧——我们衷心呼吁,在社会共治自治的路途中,每一个部门、每一人,都该有着匹配上海这座有着光荣传统的伟大城市的责任与担当。